联系我们

北京律师咨询网
官方网址:www.bjlsht.com
邮箱地址:bjlsht.com@163.com
联系人:豆经理

法律知识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律知识 >

恃“功”自视“法外之人”

时间:2019-04-25 09:29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无论是在庭审现场,还是在供述和自书材料中,两起案件的被告人都进行了深刻反思,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。
 
  正如于有峰所言:“我不断深深地检讨自己、审视自己。到底怎么了,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?”
 
  在镇江充当现场“指挥”的白俊国,1989年入伍,1992年退役,安置到河南巩义一家地毯厂工作,后来到邮电局工作。2001年,他因企业改制下岗后,一直打零工谋生。
 
  2017年之前,白俊国都没有参加过非法上访。当年5月,他加入一些相关群体的微信群,并参加了一次非法上访,得到了5000元现金。
 
  “当时思想起了很大变化,逐渐脱离最初的安置诉求,往金钱、利益上看得比较重。”白俊国供述。
 
  此后,他开始打着“退役军人”旗号以访牟利、以访为业,自封“全国退役军人秘书”,串联各地人员非法聚集,以过生日、集体签名等名义召集“搞活动”,向各地政府施加压力,一两年内先后索要钱财共计43万多元。
 
  “钱来得太容易了。只要想要钱了,就找个名义在微信群里号召大家聚集。”白俊国说,“有几个地方政府为了不让我搞聚集,一次给我5万元,给了3次。”
 
  证据显示,从镇江被劝离后,白俊国觉得“不能白来”。不久后,他重返镇江,谎称丢了现金和手机,要挟政府工作人员给了他2万元“路费”。他还买了一台6500元的手机,胁迫政府工作人员为其付款。
 
  同为镇江现场“指挥”的高建辉,2018年4月加入一些相关群体的微信群后,对照各种信息盲目攀比,心理逐渐失衡。
 
  “突然觉得我可以肆意妄为,想找哪儿就找哪儿,因为我拿着退役军人的身份。”高建辉供述,他开始参加上访活动,在河南漯河非法聚集事件中充当“指挥”,并凭借这一“资历”在镇江接任现场“指挥”。他还将微信名改为镇江事件指挥,向当地政府施加压力。
 
  为何要屡屡挑头闹事?高建辉有着自己的目的,“如果你个人闹得比较厉害,很可能就优先给你解决。”
 
  抱着类似想法的人还有更多。白俊国供述:“我去镇江声援就是奔着‘总指挥’去的,目的是提高我的知名度。”牛伟浩供述:“提高自己的威望以后,我就会一呼百应,全国老兵都会来支援我,我以后和政府谈判时说话更有分量。还有,我做电梯生意,认识更多人,接触地方领导,对今后的销售也有好处。”
 
  公诉人指出,对于这些被告人,其实各地政府一直在努力关心照顾他们。有的被告人退役时,当地政府按照当时政策给他们安排了当时条件较好的工作,有的遇到生病住院、房屋损坏以及其他生活困难时,当地多次给予补助救济。很多非法聚集人员对国家给予自己的待遇是满意的,但仍然有一些人想和政府谈条件,希望政府能够突破政策界限,满足自己的不合理诉求。
 
  “政府对我越好,我越觉得政府是欠我的,提出的要求就变本加厉。”参与漯河、镇江、平度等多起非法聚集事件的张小龙供述。
 
  他供述,2005年,自己转业至江苏无锡,签订了放弃安置协议书,领取了自谋职业金。后来,他开办的工厂因经营不善关闭,便开始无理上访,提出给他行政编制、给他60平方米房子、给他租1000平方米厂房、给他办理50万元无息贷款等“八大诉求”。
 
  事实上,张小龙心知肚明,有些诉求“站不住脚,是无理取闹”。然而,一旦没有如愿,他们便企图把事情闹大,甚至用暴力犯罪的方式要挟政府。
 
  “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微信群里的口号就是‘只要干不死,就往死里干’。这次平度的事,当时商量时都表示,必须抬高价码,必须联合起来对抗。”钟世峰供述。
 
  45岁的钟世峰有过3年服役经历,在部队获得的荣誉和现实生活的不如意,让他逐渐产生心理落差。
 
  “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过分放大自己的贡献,无视党和政府对退役军人安置优抚工作付出的极大努力,对社会的认识扭曲,才造成今天的沉重代价。”法庭上,钟世峰的辩护人也分析了钟世峰的心态变化。
 
  证据显示,钟世峰参加非法聚集上访的足迹遍布多个省市。他一次次获得“好处”,也总结出“经验”——“一个人的力量太小,必须要很多人参加,这样才能达到目的。”
 
  多名被告人供述表明,“很多人参加”就是利用这一群体讲义气、重感情的特点,传递不合理诉求和非理性情绪,甚至编造谣言,煽动更多人聚集,“抱团”向政府施压。
 
  正是这样的频繁聚集和互相影响,以及少数地方政府的无原则让步,钟世峰等人的思想越来越偏执,行为越来越极端,发展到组织煽动并积极参与非法聚集、暴力打砸,酿成了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。
 
  “我想我们的身份,政府不会对我们怎么样……头脑发热,实施了打砸和伤人行为,现在非常后悔。”钟世峰在供述中说。
 
  经查,18名被告人成分多样、背景复杂,其中多人有违法犯罪前科。
 
  从退役到褪色,从退役人员到走上违法犯罪道路,这些被告人悔不当初。他们说,自己把党和政府的关爱当成妥协退让,错误地认为这是一次次聚集上访得来的,以为自己是拥有特殊身份的“法外之人”,军人本色渐渐褪去,法治意识渐渐淡薄,最终走上违法犯罪之路。